去中东留学,学费3000还很安全丨看见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8-12-05 16:00:56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出品:新浪图片

欢迎分享,转载请留言授权


(一)

摄影/撰文:李亚楠

根据我以往一些在中东地区的拍摄经历,在2014年秋天,我打算前往约旦拍摄逃难至此的叙利亚难民。在漫长地等待进入Zaatari难民营区许可的阶段,整日在安曼显得有些无所事事。

约旦的消费并不低,为了节省开支,我几乎每天都会去距离宾馆不远的一家叫做“开罗餐厅”的地方吃饭。2014年的约旦,并没有多少中国游客前往,尤其是这样看似敏感的中东腹地,所以我几乎天天都是一个人。有一天,我在餐厅吃饭的时候,看到邻桌来了五六个中国模样的年轻人,这让我感到很惊讶,而且他们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游客,于是颇有兴趣的攀谈了起来。

在与他们聊天的过程中,我了解到他们是来自国内的留学生,在约旦大学学习。对此我甚是感兴趣,原来国内的学生还有这样的留学经历。在我以往的认知内,留学大多选择“欧美澳日韩”这样的地区,没想到在中东国家还有这样一批留学生。那次聊天非常愉快,我也在心中埋下了一个拍摄的欲望,我想看看这些中国青年的成长轨迹。


(二)

欧麦尔的家乡在山西大同,他在高中时前往云南开远的清真寺内学习阿拉伯语,现在也在约旦大学进行学习。

 欧麦尔的头饰是他作为学生的一种标志,也是他留学中东的一种标志。


于是在2016年的斋月期间,我去往云南开远和欧麦尔见面。热情的欧麦尔招待我直接住进了清真寺内,就是他们当年高中上学时的宿舍,让我一下子更容易的融入了他们。

欧麦尔就是在这里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书,然后申请的约旦大学。除了完成基础的文化课,欧麦尔还要通过阿拉伯语考试,考试内容和雅思类似,成绩超过60就达到了毕业标准。

欧麦尔虽然已经在上大学,但这个斋月期间的假期,他还是打算回到高中时学习的地方,看看过去的老师、同学,所以我们在云南见了面。

 正在上课的学生的课桌,桌上摆放的书籍大多与阿拉伯语相关,这也是他们每天学习的重点。


 学生下课后,空荡荡的阿拉伯语教室。他们同样有和其他参加高考的学生一样的学习压力和烦恼。要说有什么不同,那就是课本大多围绕着阿拉伯语,而阿拉伯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。


 在课堂上,男女生要分开坐,一个女学生调皮地回过头。欧麦尔说,高中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,一样会有青春期躁动,有的同学会偷偷谈恋爱。


很多青年穆斯林都会在高中时期,去往一些伊斯兰文化比较浓厚的地区、城市,来学习阿拉伯语。比如他们会选择宁夏、云南这样的地区。过去的云南东南部有着非常浓郁的伊斯兰文化,当然这其中也出现过一些问题和冲突。

 这次回来看望老师同学,欧麦尔住在了当年的学生宿舍里。只不过当年他们住在没有空调的上下铺房间里,这次回来老师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件带空调的房间。


斋月结束后,欧麦尔前往新疆伊犁地区见他的女朋友,虽然这才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,但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甜蜜。

欧麦尔喜欢开学,喜欢在约旦呆着,毕竟那里是他们学生时代的时光。有同学、有朋友,又是在国外,父母不在身边,多少可以“放肆”一点。欧麦尔申请的是低价学费,学费与约旦公民相同,一学期3000多元人民币,如果没有申请到低价学费,就只能走国际生的学费,国际生一学期大概7000人民币。

在约旦的日子,他们通常在学习之余会去周围简短的旅行。约旦地处中东腹地,周围有很多让人惊叹的历史遗迹,比如埃及金字塔、约旦佩特拉、黎巴嫩巴勒贝克,更有潜水胜地红海,这些都是他们学生时代热衷于前往的旅行目的地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学生时代也渐行渐远。

 约旦大学是约旦历史最悠久的大学,学校环境和教学设施都很现代。斋月假期结束,欧麦尔又回到了约旦大学继续就读。


(三)

2017年我有个小任务要去埃及开罗。既然到了开罗,我一定要去艾孜哈尔大学看看。在那,我认识了一位来自甘肃,在开罗艾孜哈尔大学高中部上预科的留学生伊德。

始建于公元975年的艾孜哈尔清真寺是艾孜哈尔大学的前身。艾孜哈尔大学比牛津、剑桥大学建立还要早近200多年,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学之一。

伊德所在的预科班一共有35个人,有5、6个来自中国。平时,伊德就和中国同学泡在一起,他觉得在埃及读高中和国内没啥差别,每天就是正常上学放学。

 艾孜哈尔大学是埃及最高学府之一,伊德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能在高中预科毕业后,顺利升入艾孜哈尔大学。


 正在维修翻新的艾资哈尔清真寺到处都是绿色帷帐。艾资哈尔大学在教学上有较先进的实验室和场地,医学院仅开罗就有5个附属医院供学生实习。


伊德带我去了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艾孜哈尔清真寺,也开始给我抱怨开罗。这里根本不是他心中的理想国,这些本土阿拉伯人整天无所事事,尤其是青年人,都不上学,每天靠着一点生存技能,坑蒙拐骗来埃及的游客。大多时间都是在清真寺内闲坐着,生命就被他们自己这样浪费着。

在侯赛因清真寺外,那些每天等着分发糖果的妇女们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清真寺外闲坐着,伸手向来往的游客要钱装可怜。其实她们都有能力自己去做些事情,但就是习惯了这样闲散和乞讨的生活。

伊德对此非常不齿,对着我说了好几次,只有出来才知道祖国的强大。中国人多会儿都很忙碌,很会利用自己的时间,城市建设也很好,不像这里,与想象差别太大了。所以他几乎不与本地阿拉伯人交往。

 在开罗街头的阿拉伯本地人。


 在侯赛因清真寺外,不少人会伸手向来往的游客要钱。


晚饭期间,我们找了一家新疆人开的中餐馆,吃了一顿埃及版的大盘鸡。饭后回到他的宿舍,就在艾孜哈尔大学附近。傍晚时分,暮色笼罩了开罗城。我在阳台上俯瞰这座千年古城,路上车辆横行,到处都是汽车的鸣笛声,偶有烟尘荡起,渐渐只能看到艾孜哈尔大学亮着灯的体育场。

伊德和同屋几个一起来留学的朋友一起准备做昏礼的礼拜。他们将合租的屋子的客厅改造成了一间祈祷室,在屋子里就可以进行礼拜活动。伴随着礼拜结束,我也打车匆匆回到住处,消失在开罗的烟尘中。

 伊德和几个中国学生一起在艾孜哈尔大学周围租了一间公寓,房租2000多元人民币。虽然埃及前几年局势动荡,但这几年政局已经趋于稳定,尤其是在首都开罗,不用过分担心安全问题。


 夜幕降临在艾孜哈尔大学周围的一处运动场。


(四)

2017年,最后一年在约旦上学的欧麦尔,人生有了不小的改变。

在我回国后不久,欧麦尔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,微信内容是他和他的新疆新娘要结婚的请帖。我非常开心,于是马上联系他。

2017年的7月份,他迎娶了自己的新疆新娘索菲亚。最热闹的婚礼在新疆,当地阿訇为他们念了经,祝福了一对新人。可惜我在外拍摄,没办法赶去遥远的新疆。幸运的是,我在欧麦尔的家乡山西拍摄到了这一对甜蜜的新人。席间,我坐在“回民朋友”这一桌,在一个简短的仪式后,桌上端来了一大盘烤全羊。没有酒只有橙汁的婚宴,显得特别舒服。

 欧麦尔打算未来和妻子一起留在国外工作,他觉得那样的环境更适合他,如果不行,他会选择回国。


在开学之际,欧麦尔和妻子索菲亚一起来到了约旦。

欧麦尔搬离了过去一起合租的“学生公寓”,而是在大学旁边重新寻找到一处更小确是和两个人居住的一室一厅,这间房子一个月要花去他们2000人民币,看起来性价比很低,不过却很温馨。他与妻子一同住在那里。

有些生活习惯还没有改变,比如约着同学们一起踢足球。欧麦尔以前和同学们一起居住的时候,就会一整个宿舍的人在学校周围包一个足球场,踢一下午足球,现在虽然他结婚了,这项运动也没有离开他的生活。球场上的他根本看不出像是一个已成为丈夫的人,依然充满了青春的激情。

 踢足球是欧麦尔的日常活动之一。中国留学生会花200人民币包下学校周围的一个足球场,一起踢上半天球。在约旦,户外活动很安全。


 欧麦尔租住的公寓外坐落着一栋栋土黄色的矮房子,这是典型的约旦式街区。


回到家中,欧麦尔的人妻子为我们做了一顿正宗的新疆大盘鸡,不过是加了特色佐料——孜然的新疆大盘鸡。第一口味道有些异样,但马上就可以适应了。

这顿大盘鸡后的一天,欧麦尔的妻子要进行阿拉伯语考试,已获得约旦大学的入学资格。而欧麦尔已临近毕业,他需要在约旦找工作。这些现实的问题压给他们,同样会带来烦恼。两人一起看着窗外,俯瞰着层层叠叠的安曼市区,若有所思地愣着神。


号外号外:

本编辑大人建了两个读者群,里面都是摄影和图片故事爱好者,关注我,在对话框或留言区留下你的微信号,拉你进来聊天呐~嘻嘻



不容错过的往期文章

➤我用手机拍了父亲的死去

➤“六个月后,还你一个正常的孩子”

➤ 洋垃圾重镇往事:一个转型的垃圾城和一个死去的孩子

➤ 那时候,我好歹有用

老年人的性和爱

➤ 摄影师跟拍绝症青年,不曾想旁观了她的最后14天

➤支援大西北结束了,留在大西北的人怎么样了?

 尬舞江湖:红毛的徒弟又换了一批,而老二被警察带走后就再没被提起
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

——图片君接受留言调戏~



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